今天阿尹吃到糖了吗

开学跑路,假期回来继续搞芙!!!
✨✨高亮求打开✨✨

这里沐华尹,也是林居安。

喜欢的是可爱的孩子,现在深陷土偶还出不来啦,心里都是陆定昊。

混的圈子神多x
(会偶尔清理尬到爆炸的文,虽然所有都尬)

是个文笔超级差的人,话还特别多的垃圾

希望可以带给你们开心呀!


我拥有成为你们快乐瀑布的资格吗?



好的我知道我有了不用回答我让我蓝瘦了!!!



超级喜欢评论,一点都不高冷只是话废



很高兴遇见你们!

【淳昊】我知道

*全文7.6k

*大概是微虐吧(狗血

*甜文写手在线洒狗血

*oooooooc

*别骂我了我也不清醒的x

*BGM:半句再见

~

01

“陆定昊你别傻了,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你还不知道吗?”

“……”陆定昊弯起唇笑了,是自嘲的笑,笑得很难看,嘴唇颤抖着,不是上扬也不是下垂,是不好看的弧度,不是他的招牌笑容。眼睛闭上的时候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被挤了出来,滑到唇边。

“我知道啊,我怎么会不知道……”陆定昊自嘲的说着,手掩住了眼睛,“我知道他已经不爱我了。都已经过去三年了,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那你为什么还这么执着呢?你又不是个傻子,你很聪明。”

“再聪明的人在爱情面前都会找不着北。”陆定昊摇了摇头将面前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真搞不懂黄新淳为什么会喜欢威士忌。

陆定昊觉得威士忌真的太辣了,辣得他嗓子好像冒火一样,而且这火还越烧越旺,已经烧到他心口了。

疼,哭得眼睛疼,辣得嗓子疼,心里还特疼。

“喂,妈……”陆定昊看见手机亮了于是接了电话,“什么你朋友的女儿啊,我不想去……”

陆定昊这么说着被坐在他身边的尤长靖瞪了一眼,“你去一下找点事情做就不会想那么多了。”尤长靖小声地说着。

陆定昊看了尤长靖一眼,叹了口气,“好,我知道了,我去我去。”

“尤长靖,”陆定昊挂了电话就倒在尤长靖的身上,小声呢喃,“都三年了……你说我真的忘的掉吗……”

“看你自己想不想忘记。”

“我应该忘记的……可是我总感觉还不想忘记他……”


02

陆定昊坐在餐厅里,一边用叉子切下一块蛋糕,一边笑着问女孩,“你喜欢看动漫吗?”

“说出来也不怕你笑啦,我现在都还在看动画片,小黄人真的太可爱了。”女孩说着笑了。

喜欢小黄人吗,和他一样。

“为什么要笑,我觉得挺好的啊,我也挺喜欢小黄人的。”陆定昊喝了一口茶笑着说。

“真的吗?”女孩眼睛里放出了光,“你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我朋友都笑我幼稚呢。”

“那就是你的朋友不懂欣赏,这明明是有童心。”

女孩笑嘻嘻地赞同着。

几分钟之后女孩的手机响了,有些歉意地看向陆定昊,“抱歉,我接个电话。”

陆定昊笑着点头。

看见女孩手机上挂着的小熊玩偶的时候陆定昊愣住了,这只熊真眼熟,倒像他在舞台上用过的。

“不好意思啊,我朋友临时找我有点事。”女孩挂了电话,有些抱歉地看着陆定昊。

“没关系,我送你。”陆定昊说着叫来服务员买了单之后和女孩一同走出餐厅,替女孩打了辆出租车。

说实话,陆定昊觉得这个女孩有很多地方和黄新淳很像。

爱笑,温柔,体贴,脾气很好,幼稚,喜欢看动漫而且还喜欢小黄人。

说实话,他当初刚开始对黄新淳的印象好像也就这么多吧。


03

“嘶……”陆定昊突然撞到一个人,揉着额头吸了口凉气,还没开口就听见那人道歉。

声音耳熟,抬起头一看,人更眼熟。

“真巧。”陆定昊尴尬的笑了笑。

“是啊还挺巧的。”黄新淳也笑了。

“要不要去喝一杯?”陆定昊还没说话黄新淳又问。

“不了吧,我最近脑子不太清醒。”陆定昊轻轻摇摇手,“再喝我可能就完了吧。”

“什么最近不清醒,你一直都挺不清醒的。”黄新淳的手抬起来,下意识想要去撩陆定昊的刘海,想起什么之后又尴尬地将手伸向自己头上,撸了一把自己的头发之后放下,“从我们在一起……在一起合作舞台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不是挺清醒。”

“才没有,只是人到中年而已。”陆定昊笑着说。只是人到中年有点念旧喝多了把脑子喝出问题了。

黄新淳拿出手机,“你的电话,还没换对吗?”

“对啊。”

“那就好。”黄新淳说着熟练的输了一串号码之后保存下来。

“那……我走了。”陆定昊说着擦着黄新淳的肩走向和黄新淳相反的方向。

“再……”黄新淳见字还没说出来,陆定昊就走远了。

真狠,只让人说半句再见。

和当初他提分手的时候一样。当时黄新淳提出分手的时候,陆定昊半晌没说话,突然开了口,声音还是发着抖的,他说那就这样吧,再见。黄新淳刚说出一个再字那边就挂了电话。

当时的黄新淳觉得自己狠心之余也觉得陆定昊狠心,连一句完整的再见都不让他说。现在的黄新淳觉得陆定昊这么做挺好的,再见只说了半句,或许他们之间就可以算是没有过真正的再见。



04

三年前黄新淳提出分手之后两个人像是变得不共戴天了。

电话互删,微信互删,只有会被大众看见的微博没有变过。就连朋友生日也是,一个坐在沙发最左端,一个坐在另一端,轮流跟寿星说生日快乐,走了一个之后另一个才会放得开。

像是和对方赌气,也像是和自己赌气。

黄新淳经常看到微博有陆定昊名字的推送时会顿一下,在他眼里陆定昊三个字就像是大写加粗。

每一次看到陆定昊的新闻黄新淳都会停下来看看,通过观察标题看看他最近怎么样,长胖了,变瘦了,得奖了,都挺好的。

没有他的陆定昊不会死,没有陆定昊的他也不会。

黄新淳每次看到陆定昊的绯闻都会忍不住皱眉,看到陆定昊的工作室发声明辟谣之后眉头又会舒展开来。

黄新淳经常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会小声呢喃,“真是疯了,我怎么会这么在意,明明说了能放下。”

放下?哪里放得下。

陆定昊刚开始不止一次因为黄新淳哭过,三年过去了,他还是会这样。

喝下黄新淳当初给他喝了一口之后辣得他眼泪都流下来的威士忌,埋怨黄新淳狠心。

他第一次喝威士忌是他们在一起的那天。

那个时候他们还在大厂。陆定昊本来只是想去天台吹吹风清醒一下。结果刚走上天台就闻到空气中充斥着酒精的味道,循着酒精味走过去,看到黄新淳一个人坐在地上喝酒。

“怎么了?”陆定昊有些担心地问了一句。

黄新淳笑了笑说没事,下一秒又问陆定昊能不能陪他一会。

陆定昊没说话直接在黄新淳对面坐下,他只觉得地上有点凉。

“喝一口吗?解压哦。”黄新淳这么说着把装着半杯威士忌的酒杯递到陆定昊面前。

陆定昊直接仰起脖子喝光了杯里的酒,很辣,感觉嗓子里有团火一样,眼泪都被辣得流了下来。

“陆定昊。”不知道过了多久,陆定昊吹着冷风都起了困意了,黄新淳开了口。

陆定昊眨眨快要合上的眼问什么事。

“你谈过恋爱吗?”

“没有。”

“那你要不要和我谈个恋爱?”

陆定昊叹了口气,把黄新淳手里的酒杯拿走放在地上说他喝醉了不清醒。

“我挺清醒的,我知道你是陆定昊还知道我喜欢你。”黄新淳的头搭在陆定昊肩上,自嘲的笑笑,“我也知道你不喜欢我。”

陆定昊的心莫名其妙地跳得更快了一些,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搭在黄新淳头上,莫名其妙地开了口,“不是,我是喜欢你的。”

“那要谈个恋爱吗?”

陆定昊就这么答应了。

现在想想,当时黄新淳说的谈个恋爱,好像是对的,只是谈个恋爱,又没说是谈恋爱。只是谈个恋爱,只是玩玩而已。


05

“小芙,最近不止一次有人拍到你和一个女生一起吃饭,可以问一下你们是什么关系吗?”

“嗯,相亲对象,不过现在已经是恋爱对象了。”陆定昊笑了笑。

“小芙你之前好像都没有谈过恋爱吧?现在为什么突然交女朋友了呢?”

“三十多了已经不能再玩了,还是该为以后的事打算一下了。”

黄新淳看着陆定昊的这段采访,愣了愣,三十多了?

对啊,他黄新淳都已经三十二了,陆定昊已经三十五岁了。都不是少年人了,该好好为以后打算一下了。不过听到主持人说陆定昊以前没有谈过恋爱他的心还是颤了一下。

他谈过的。不过是见不得光的恋爱罢了。

他们的恋爱见不得光,分手也是见不得光的。

黄新淳被叫进了会议室,两家公司的高管都在里面坐着,他一进去倒是就开门见山地告诉他,他和陆定昊的事不能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黄新淳马上就问理由。

总监冷笑一下,把一个文件夹直接甩到黄新淳面前让他自己看清楚。

黄新淳翻开文件夹,第一张是他和陆定昊手牵手走在街上的照片,第二张是他和陆定昊去看电影的,第三张是他替陆定昊擦掉嘴上的奶油的,第四张是他们在海边的时候陆定昊靠在他肩上的。

黄新淳刚想说这些根本证明不了什么,翻到下一页的时候他的手有些抖了。照片是他和陆定昊站在公寓楼下接吻。

“这些照片都是公司花了高价买回来的,本来打算帮你们瞒着,但是第五张照片拍到的东西,确实是瞒不过了。该怎么办,你自己心里清楚。”

“对了,你最好和他断干净一点,他还不知道这件事,我想你如果真的爱他是不会想让他知道的。”

“可是我为什么要和他断了?我又不是一定要当一个明星。”

“你不是这样子的没错,但是陆定昊可不是。”

“现在不是让你选择要不要你的前途,而是告诉你你这样会打碎陆定昊的梦。如果你坚持,那可以,你们就像这样子,公司也不会帮你们瞒了,到时候会变成什么样子你们自己承担后果就好。”

“……”黄新淳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我知道了。”

然后一个人走到会议室外拨通了陆定昊的电话。

“喂?怎么了?”

“我们分手吧。”

“黄新淳你疯了吗?又是玩什么游戏输了?”

“我不是在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那理由呢?”

“理由?你想听理由?”

“对,我想听。”

“很简单。我累了,爱不动了。”

“……那就这样吧。再见。”

“再……”

黄新淳还没说完陆定昊就挂断了电话。

黄新淳不止一次地想过,如果他继续坚持不分手的话,结局会不会不一样,陆定昊会怪他吗?

应该是会的吧,他是那么喜欢舞台的人。如果真的把他从舞台上扯下来,不用说陆定昊本人了,他都会怪自己害了陆定昊。


06

“喂?”

“是我。”

“……”陆定昊叹了一口气,“怎么了?”

“明天仓……李权哲生日,你会来吗?”黄新淳小心翼翼地问。像极了还是少年时小心翼翼问陆定昊可以不可以吻他的语气。

“尤长靖非说要去,跑不掉。”

“那……明天我来接你吧?”

“黄新淳你是闲得慌了吗?”陆定昊轻轻地笑笑,“别傻了,我一个男人还要你来接?我可是上海人,比你黑龙江人熟悉上海得多。”

黄新淳自嘲的笑了,对啊,他是上海人,怎么会要黑龙江人在上海接他呢,真是拙劣。

“也对。”

陆定昊嘴张了张,把我想你了这句话吞了下去,开口笑道,“你明天在酒店门口接我一下倒是真的,我怕找不到包间。”

“好,知道了。你明天快到了给我打个电话我酒店门口等着你。”

“嗯,那……挂了?”

“晚安。”

黄新淳放下手机,叹了口气,还是不敢和他说再见。

陆定昊应该不知道吧。晚安的意思。



07

陆定昊打开手机,看到第一条就是尤长靖发来的微信。

不许逃,必须去,大不了你继续装瞎。

太过分了吧,什么装瞎啊,只是怕看到他会控制不住自己,毕竟还没放下呢。

尤长靖真是过分,一边叫自己放下黄新淳别想他了,一边又在逼着自己和他出现在同一场合。要是放不下都怪在他尤长靖身上。

一月份的上海很冷,和北方温度低不一样,是那种渗进骨子里的冷。北方的冷是从皮肤往骨子里走的,南方的冷不一样,湿气先悄悄的钻进了骨子里之后朝着身体各处跑。陆定昊裹紧了围巾,真冷。

以前黄新淳来找他好像都是这个时候,艺人嘛,只有临近春节才能休息几天。人家休息都是睡觉,黄新淳倒好,订好机票来吵他睡觉。

出了厂之后的第一个年三十,黄新淳打电话让他看楼下。他乖乖地看了,就看到那个傻子居然站在那戴着耳机,嘴还不停的动但是听不见声音。

600度近视的陆定昊没有感动就想打他,13层楼让他想看清下面真的是困难的无话可说。戴上眼镜之后拿起电话刚准备骂黄新淳,就听到电话里黄新淳在唱歌。

唱的是爱你。

忍不住笑了,轻轻地跟着唱,等黄新淳闭了嘴之后陆定昊笑着问他要不要上来吃饺子。

黄新淳说让陆定昊下来接他。

陆定昊裹了件外套就下去了,那个时候的上海挺冷的,他又怕冷,发着抖走到黄新淳面前拉着黄新淳的围巾就要拖着他走。

又被黄新淳拉着手腕拉进了怀里,黄新淳握着他有些冰凉的手,在他耳边小声说我爱你。

陆定昊红着脸没说话,黄新淳就在他耳边接着说。说到陆定昊耳朵红了说我也爱你的时候才住了口。

现在陆定昊只记得那天外面的烟花挺好看的,黄新淳压在他身上在他耳边说了不少下流话,也说了不少我爱你。

不过现在黄新淳不会年三十跑到楼下给他唱爱你了,现在可能就只是群发一长串的白痴祝福罢了。


08

陆定昊走到酒店门口看见黄新淳站在大堂低头看着手机,然后下一秒他兜里的手机就震了一下。

未知号码:你在哪里?

陆定昊也没回就把手机揣了回去,走进去拍了一把黄新淳,“你600还是我600?都站在门口了你还看不到。”

“刚才看的时候你还没来。”

“上去吧。”

“嗯。”黄新淳看着陆定昊走在他前面的背影,下意识地想要去牵他的手,后知后觉才发现,不能牵。

“怎么了?”陆定昊见黄新淳半天没动,转过头问。

“没什么,在想是哪一间。”

在想我们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陆定昊被黄新淳带进了包间。

“你跟他一起来的?”陆定昊坐下之后,尤长靖小声地问。

“没,我让他在下面接我来包间。怎么?他刚才没在里面?”

“没有啊,我来的挺早的就没看见过他。”

陆定昊转头看向坐在乐华堆里的黄新淳。他到底在搞些什么东西。

其实黄新淳一直都坐在酒店的大堂里,他想让陆定昊第一眼就可以看到他,但是他躲得太好,进来的人没有看到。


09

“我们来玩国王游戏吗?”

“行呗。”

前几把都没什么,最后一把陆定昊和黄新淳被点到了。

“三号向五号念出以下台词,五号再向三号念出以下台词。一定要深情啊!”当选国王的黄明昊把自己和范丞丞的手机拿出来,调出两段话。

陆定昊看了一眼手上的五号牌,有点无奈地把牌放在了桌上。

在众人的起哄声之中,黄新淳放下一张三号牌。

陆定昊愣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会是黄新淳。应该说,他考虑过是任何一个人的情况,唯独没有考虑过黄新淳。

“站起来说!拉手拉手!”

陆定昊叹了口气,看来当初太低调是个错误的选择,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和黄新淳那段的话或许就不会这样起哄了,他也就不用面临这样的尴尬。

黄新淳被推着站了出来,拿起黄明昊的手机看了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笑着牵上陆定昊的手。

就像他们刚开始谈恋爱的时候那样,不是十指相扣的亲密,也不同于当初爱你舞台的时候被说是直男牵手的牵法。只是手拉着手而已。

黄新淳忍不住感叹牵手的方式是一样的,心情变了太多。谈恋爱的时候是青涩的,牵一下手都会心里暗笑,现在的确很想再牵陆定昊的手,但是牵上之后确实是有些尴尬。

“亲爱的,对不起。”黄新淳深吸一口气开始念词,“是我当初没有考虑太多,我一心只想着要让你好好的,忽略了你并不觉得我的做法能让你开心这一事实。或许我做错了,我也很后悔。”黄新淳这么说着抬起头看了陆定昊一眼,笑了出来,“如果我说,我想挽回,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

陆定昊有一瞬间觉得黄新淳是在假戏真做,但是又想起来,当初的分手可是黄新淳提的,他怎么可能假戏真做呢。

陆定昊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但是他不知道黄新淳入戏太深。

“对不起,或许当初是我太过莽撞,很多时候我都把你的好当作多管闲事,也不知道你对我有多好,”转型演员的陆定昊在念词的情感控制上自然是不会差的,他的声音带着些哽咽,“我和你分开之后一直都在想你,不知道是怎样才控制住我不去找你的。我好不容易把你放下了,你现在却才说想要挽回,”陆定昊笑着落下一滴眼泪,“好像有点太晚了。”

黄新淳松开了陆定昊的手,台词上写的是再见,他却说的是那你好好的,祝你幸福。

所有人都在感叹陆定昊的演技和那滴流下的眼泪。只有黄新淳和尤长靖知道,陆定昊大概说的是真的,他是借着台词和黄新淳说真心话吧。


10

李权哲的生日过了以后,黄新淳和陆定昊就没什么往来。

除了年三十的晚上,陆定昊收到黄新淳发来的新年祝福。

新年快乐。

就只有简简单单的四个字。

陆定昊觉得黄新淳这是发给他的,又觉得像是群发。

于是打了个电话问尤长靖有没有收到黄新淳的新年祝福。

尤长靖以为陆定昊说的是那一串明显看起来就是群发的白痴祝福,“当然有啊,明显就是群发。”

然后尤长靖又问陆定昊干嘛问这个,陆定昊打着哈哈说既然人家都给他们发了那他也得回个礼才行啊。

陆定昊挂了电话就瘫在了床上,果然啊。是群发的,所有人都有,不是只有他例外而已。

但是他不知道,黄新淳给别人发的都是一大串的傻子祝福,唯独在发给他的时候对着对话窗发了一个多小时的呆,新年祝福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最后只写下了新年快乐四个字硬着头皮发了出去。

新年快乐。

陆定昊这么回了黄新淳一句。

陆定昊觉得自己只是僵硬的复制粘贴,却不知道那边的黄新淳笑得很开心。


11

陆定昊和黄新淳后来见了一次面,在情人节前一天。

“怎么了?”

“想和你话个旧。”黄新淳笑着说。

“话旧是老朋友之间用的,跟我们两个,好像没什么关系。”陆定昊拉开椅子坐下。

“确实没什么关系了。”话完今天这个旧,我们之间大概就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了。

“黄新淳,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就是想单纯地跟你话个旧而已。”

“……你是不是真的闲得慌了?我当初没把你放下的时候你怎么不来和我话旧?我现在都把你放下了,你倒好,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干扰我心思。一会接我一会新年祝福,现在还话旧,找不到事干自个儿闷着去,干啥来烦我?”

陆定昊当初拍过一部戏,角色是电台主持人的,他把普通话练的标准了很多,再加上片场挺多工作人员都是北京人,话里也就染上了些京片子味,他觉得京片子味比南方人自然带着些软糯的语气来得更有气势些,所以现在也就抄着京片子味和黄新淳说话。

“我要是真闲的慌,我就不会来找你了。”黄新淳自嘲的笑笑,“你最近过得挺好的对吧?我前几天听尤长靖说你要结婚了,是真的吗?”

“对,我不小了,今年我就要满三十六了,我不是当初那个有资本有时间有勇气和你分分合合地扯了将近九年的陆定昊了,我怕了。我也不是因为因为你提个分手就说不出话哭哭啼啼哭到眼睛都肿的跟个桃儿似的陆定昊了,我已经很累了。”陆定昊有些牵强地扯起嘴角,“我累了,我闹不动了。我放下了,我真的什么都放下了。”

“你确定你真的放下了吗?你要是真放下了你或许就不会因为我说个话旧就开始骂我闲的慌,也不会把你的故事和经历给我全讲一遍,更不会跟我强调你真的已经放下了。”黄新淳呼出一口气,“陆定昊,我猜你还没放下,对吗?”

“黄新淳,你别以为自己那么了不起成不?你可没那么大脸儿。我跟你说我陆定昊拿得起就放得下,你黄新淳当初说的谈个恋爱,也不过就是谈个九年的恋爱。我陆定昊谈得起也分得起。”陆定昊拿起桌上的酒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我要是真的没放下,我今天就不会来见你了。”

“行,你厉害,你放得下算你厉害。”黄新淳扯起嘴角,“陆定昊,我当初说谈个恋爱的时候,我是说真的,我是真的打算和你白头偕老的那种。”

“可你累了,爱不动了。”

黄新淳笑了,哪里是我累了,是我怕你会累,更怕你会被伤害。

“对啊我累了。所以我今天是真的只是想和你话个旧放松一下。”

“我可没那个义务,更没那个心情。”陆定昊拿起旁边的酒瓶,倒了一满杯酒,一饮而尽。

“今天这杯算我敬你,我们以后两不相欠了。就当我们只是萍水相逢,从前的事,都忘干净。”陆定昊说完站起身走出包间,“拿得起,就要放得下。黄新淳,我已经放下了,请你也放下,放过你自己,也放过我。”

黄新淳僵硬地坐在那看着陆定昊的背影,喃喃地说着再见。

黄新淳忍不住地苦笑,都快四年了,他这声再见总算是说出去了。


12

情人节之后的一个月,陆定昊结婚了。

婚礼当天,黄新淳没出现。

陆定昊找了满场也没找到黄新淳,最后一个人叹了口气。

让他放下,他倒好,直接消失,这哪里是放下了,这根本就是在逃避而已。

“别等了,”尤长靖以为陆定昊是在等黄新淳,走上去拍拍陆定昊的肩,“他没来。”

陆定昊苦笑一下。

“我知道。”


13

陆定昊的婚礼前夜,黄新淳一个人坐在酒吧里喝着闷酒。

酒保是他的朋友,拍了拍他的肩,“明天就是陆定昊的婚礼了。”意思是让黄新淳别喝了去参加婚礼。

黄新淳喝了一口酒,笑了。

“我知道。”

~

写这篇的动机只是和左卿晚上聊虐文聊嗨了一时兴起写的

写着写着感觉自己好像太狗血了,但是还是硬着头皮把它写完了

也不知道我在想些什么。

评论(5)
热度(142)

© 今天阿尹吃到糖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