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阿尹吃到糖了吗

开学跑路,假期回来继续搞芙!!!
✨✨高亮求打开✨✨

这里沐华尹,也是林居安。

喜欢的是可爱的孩子,现在深陷土偶还出不来啦,心里都是陆定昊。

混的圈子神多x
(会偶尔清理尬到爆炸的文,虽然所有都尬)

是个文笔超级差的人,话还特别多的垃圾

希望可以带给你们开心呀!


我拥有成为你们快乐瀑布的资格吗?



好的我知道我有了不用回答我让我蓝瘦了!!!



超级喜欢评论,一点都不高冷只是话废



很高兴遇见你们!

【倾新于昊 定情于淳】【00:27A.M.】想把你写成一首歌

【淳昊】想把你写成一首歌

***祝我们小芙生日快乐!!!!

*有小破车

*伪骨科

*ooooc

*是年上xxx

*骂我轻一点点谢谢x

*BGM:想把你写成一首歌(网易云没有五月天的,但是个人觉得五月天的歌只有五月天唱出了最好的感觉,有五月天版的还是听五月天的吧x)

~

【13岁】

“陆定昊,你下次能不能快一点,还真是要踩着铃声进教室吗?”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头疼看着卡着点进教室的陆定昊,按了按太阳穴。

“老师,我踏进教室的那一秒还没打预备铃哦,所以我今天也没有迟到,明天您把大门堵上我就跑不掉了。”陆定昊笑嘻嘻地说着走到座位上。

“拿去。”陆定昊旁边眼盯着书本的黄新淳将放在桌角的一瓶牛奶和面包推给陆定昊。

“谢啦!今天数学等下考什么?”陆定昊喝了一口牛奶笑着小声问。

“一到三单元,你复习了吗?”黄新淳放下手里的书本,托着腮看陆定昊。

“一到三???开玩笑吧???不是四五单元吗???”陆定昊一脸惊恐地看着黄新淳。

“……陆定昊你戏很多哦。”黄新淳翻了一个白眼这么说着。

“你怎么看出来的啦?”

“你的眼睛会说话,你嘴上骗了我,但是眼睛却在说真话。”黄新淳的嘴角微微上扬。

“嘁,以后带个盲人镜再来蒙你。”陆定昊吃着面包含糊不清地说。

“那你戴了盲人镜我不就看出事情不对了吗?”黄新淳憋着笑又怼了一句。

“你闭嘴啦!”陆定昊稍微有些大声的说着。

“陆定昊!你到后面去站着!!!”讲台上的班主任告诉自己,不能生气,然而陆定昊那句太大声不能坐视不管。

陆定昊瞪了捂着嘴偷笑的黄新淳一眼,瘪着嘴拿着书本站在了黄新淳后面。坐最后一排对陆定昊而言最大的好处就是站到后面的时候不用走太多路,虽然和站在座位上效果一样,但是班主任永远都不会让他站在原位上,因为他还能说。

“黄新淳,等下做课间操你陪我去天台补作业。”下了课之后陆定昊坐在板凳上喝了一口牛奶道。

“我欠你哦?”

“你刚才害我被罚站诶!”

“是你自己话太多好不好!”

“我不管!你跟妈说会照顾我!”陆定昊鼓起了腮帮子。

“……”黄新淳觉得头疼,自己答应继母照顾陆定昊是没错,但是不包括写作业,“作业不在范畴之内。”

“不管,陪我去!不然我跟老爹说你欺负我!”陆定昊继续威胁着。

如果老爸信了陆定昊的鬼话,那他黄新淳就GG了,“……最后一次。”

“爱您敬您喜欢您!把您放在心尖上!”陆定昊含着牛奶口齿不清地比着心说。

“行了你闭上嘴赶紧吃吧。”黄新淳伸手抚上微微泛疼的脑瓜,轻叹一口气。

从小到大陆定昊都这样,仗着自己宠他,肆无忌惮地撒娇,现在都变成混世魔王了,不写作业上课睡觉学习居然还过得去,有时候还真羡慕他。

【15岁】

“黄新淳!!快点!!!”陆定昊在黄新淳房间门口踱来踱去的,几秒钟敲一次门。

“催什么啊催,平时你也没比我快。”黄新淳终于打开了门。

陆定昊看着黄新淳有些愣,他穿着和自己一样的礼服,但是肩比自己宽些,脖子也比自己长些,把一样的衣服撑的似乎更好看些。

“我有这么帅吗?都看呆了?”黄新淳伸出手在陆定昊的面前晃晃,弯唇笑问。

“黄新淳你要点脸好不好,你最多也就我三分之一帅。”陆定昊叉着腰笑道。

“是你是我的三分之一。”

“你是我的三分之一!!”

“你。”

“你!!!”

“你们两个吵死了!都不及老娘百分之一的美!”坐在客厅沙发上看肥皂剧的女人大喊一声,“赶紧去拍照!!!拍完了也不要回来!!!吵死了!”

黄新淳和陆定昊对视一眼,拎着包出了家门。

“好热……”陆定昊一边抹汗一边将胸前的扣子解开一颗。

“你平时跑出去的时候怎么不哼?”黄新淳翻了一个白眼道。

“我平时哪里会穿这么劣质的衬衫,又热又不透气,领子还磨得我脖子难受。老刘真的是不清醒,定的什么破衣服。”陆定昊嘴里抱怨着,无意识的嘟嘴。

黄新淳看着陆定昊嘟起的唇,口唇有些干燥,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唇,“赶紧穿好吧你,一会又得理老半天。”

“嘁,黄大婶你好啰嗦啊。”陆定昊嘴上这么说着却乖乖的扣好了扣子。

“黄新淳,你一会拍完毕业照直接回家吗?”站在学校门口的时候陆定昊开了口。

“不然呢?你想去哪里?”

“我去找我女朋友,一会你帮我把包带回去吧?”陆定昊弯起嘴角笑了笑,眼睛里泛着温柔的水波。

黄新淳从来没见过陆定昊笑得这么温柔,在他眼里,陆定昊好像永远笑得很欠揍,而且多半是恶作剧得逞之后狡猾的笑,要不就是求他帮忙的时候谄媚的笑,笑得这么温柔的,大概是第一次见到。虽然陆定昊怎么笑都足够令他黄新淳心动,但是一想到陆定昊笑得这么温柔就会嫉妒。虽然他笑得很好看,但是不是为了自己而笑。

“哦,交女朋友了?你这样也有人看得上,你女朋友哪个盲人院?”黄新淳的语气里带着些不明的情绪。

“怎么?嫉妒吗?嫉妒你也去找个女朋友不就好了吗?”

找个屁,老子喜欢的是你。黄新淳其实挺想这样吼出来,但是却也只是说了一句不感兴趣。

陆定昊纵使再没心没肺也能看出来黄新淳拍照的时候情绪有些不对劲,更何况,他很聪明。

不过他想不到那么多,也只当黄新淳是嫉妒他有了女朋友。

“喏,帮我拿回去啦,老妈问起来就和她说实话就好,反正她也觉得我没人要。”陆定昊在洗手间里换好了衣服之后把包给了黄新淳。

“你居然没让我帮你撒谎,这倒是奇迹。”

“滚啦!”陆定昊一边笑着骂一边朝相反方向走去,“记得跟妈说我今天晚上不回去吃饭,回家会晚一点哦!”

黄新淳只是点了点头没说话。

夜里十二点,陆定昊开门的时候,黄新淳站在了他背后,“还以为你死外边了呢?”

陆定昊没说话,借着厨房传来的光亮,黄新淳隐约瞟见陆定昊眼圈有些微红,“哭了?”

“滚啦……”陆定昊一边说着一边朝房间走去。

“诶!”陆定昊马上就要把门关上,却被黄新淳拦住,黄新淳挤进房间之后打开了灯,看清楚陆定昊红红的眼圈之后不自觉地放轻了声音,“怎么了?”

“被甩了!怎么样!”陆定昊的语气里颇有些委屈,泛着泪光的双眼瞪着黄新淳,“你想笑就笑!”

黄新淳心疼陆定昊,但他也有些开心,这样子的话,陆定昊应该就又是他一个人的了。

“好了,不哭了啊,不哭不哭,”黄新淳伸出手轻轻搂住陆定昊,把他揽进怀里,“别哭了,听话,我在呢,我没走,乖。”

陆定昊没有推开黄新淳,他伸手轻轻攥着黄新淳的睡衣,把脸埋进了黄新淳颈间,小声地啜泣。

黄新淳轻轻拍着陆定昊的背,像小时候哄丢了糖的陆定昊一样哄他安慰他。

陆定昊第二天在黄新淳怀里醒来的时候,他似乎意识到,他真正喜欢的,好像是和他不共戴天的这个人。

【18岁】

https://shimo.im/docs/0loCCNyMCsgCPDAN

 

【20岁】

“黄新淳!”陆定昊拎着行李,风风火火地跑到黄新淳租的房子门口敲门。

“谁啊?”黄新淳顶着一头乱发打开了门,看见站在门口笑嘻嘻的陆定昊,叹了口气,“是你啊,怎么了?”

“老爹老妈又出国了,他说你还没回家我就直接来找你了,今年跨年就我们两个了。”

“……开心不起来。”黄新淳这么说着却接过陆定昊手里的行李。

“这边好像不太冷啊,多穿点就没什么感觉了。”陆定昊进了屋就脱下外套。

“南方和北方冬天两回事你又不是不知道。”

“是不是要做饭了?我来!!”陆定昊拿出在超市里买好的菜进了厨房,熟练的洗菜切菜。

黄新淳倚着门框轻轻的笑了笑,“你会做菜了?不会把我厨房炸了吧,我赔不起的。”

“你可闭上嘴吧你,一会我做好你别急着抢我告诉你。”陆定昊翻了个白眼。

“行吧,我去买点酒,你喝啤的还是白的?”黄新淳说着开始套外套。

“啤的。”

然后陆定昊听到的就是关门的声音。

陆定昊把菜端上桌的时候黄新淳正好提着酒回来。

陆定昊不过喝了一两瓶啤酒就开始装疯。

“黄新淳!你他妈个人渣!老子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啊!”陆定昊放下酒杯之后红着脸朝着黄新淳吼道。

黄新淳伸出手从陆定昊手上抢酒杯,“你喝多了。”

“屁!老子没喝多!老子就是喜欢你!”陆定昊打了个酒嗝。

“听话,咱不闹了。”黄新淳把酒杯从陆定昊手里夺了下来。

“黄新淳!老子喜欢你!就我中考完被甩那次老子才发现喜欢你!!你他妈的怎么看不明白?”陆定昊的声音里带着委屈。

“那你知不知道我十四岁就喜欢你,看着你和别的女生暧昧恋爱我都会难受,巴不得这辈子把你锁在手上。”黄新淳深吸一口气,“你十八岁那天喝醉了,我们做过。你当时说了一句我喜欢你,我记了好久,我到现在都没忘记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六年,看着你交了三四个女朋友。我到现在都在想为什么老子是个男人,还是你哥,不然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说我喜欢你了!你知道吗?”

“我现在知道了!那你又知不知道我是从十四岁那年发现自己喜欢你的,我觉得你不喜欢我还很讨厌我,所以我只能憋着不说话。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了,为什么还不愿意告诉我啊你这个智障……”陆定昊又委屈的开口,“所以你现在还喜不喜欢我?”说完站了起来朝着黄新淳张开双臂,“喜欢我就抱着别放开了,不喜欢我你抱一下就把我推开。”

黄新淳看着陆定昊,没说一句话,直接站起来把陆定昊紧紧地抱住,“那我不想放开你了。”

陆定昊抱着黄新淳,靠在黄新淳肩上留下两滴眼泪。

【30岁】

“我在这奇妙的路上,遇见了特别的你,感觉心情居无定所,看着你留下的号码,似乎就要沦陷……”

黄新淳听着这首歌,笑了笑。

他走进书房里,对电脑旁陆定昊的照片笑了,“早,今天是你的生日。”,小心翼翼地吻了那张照片一下,“生日快乐。”

二十五岁的时候,他说过,他要给陆定昊写一首歌。二十八岁的时候,陆定昊出了车祸,抢救无效去世,黄新淳变得颓废,直到二十九岁快满三十了才想起来,自己说过要给陆定昊写一首歌,但是还没实现,虽然陆定昊现在听不见,但是他还是要兑现他的承诺。

于是乎,黄新淳写了一首歌,他把陆定昊的名字写进了歌词里,把他最爱的这个人写成了一首歌。

现在这首歌红了,没有人认识黄新淳也没有认识陆定昊,只是网上有人把作词人“CiH”的故事扒了一下进行猜测,虽然没有任何人猜对。

他们都说那是从小的爱情,不知道他们也曾看对方不顺眼;都说是天造地设,不知道是不共戴天;都说是定情之歌,不知道是想把他写成一首歌,实现承诺,让自己好好地想他。

他们都在猜测,却没有一个人猜到我多爱你。

我对你的爱不多不少,只是想把你写成一首歌。

~

下一时段指路 @信&念 

评论(13)
热度(113)

© 今天阿尹吃到糖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