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阿尹吃到糖了吗

开学跑路,假期回来继续搞芙!!!
✨✨高亮求打开✨✨

这里沐华尹,也是林居安。

喜欢的是可爱的孩子,现在深陷土偶还出不来啦,心里都是陆定昊。

混的圈子神多x
(会偶尔清理尬到爆炸的文,虽然所有都尬)

是个文笔超级差的人,话还特别多的垃圾

希望可以带给你们开心呀!


我拥有成为你们快乐瀑布的资格吗?



好的我知道我有了不用回答我让我蓝瘦了!!!



超级喜欢评论,一点都不高冷只是话废



很高兴遇见你们!

【淳昊】为你写诗

-ooooooooooooooc

-我脑子不好使

-智障产物x

 -BGM:为你写诗

 

00

 

 

为你写诗为你静止,为你做不可能的事。我没有说,最美的是你的名字。

 

 

 

01

 

 

“陆学长,我喜欢你。”

 

 

陆定昊靠在墙上,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少年,眨了眨眼,“啊?你在开玩笑吧……”然后尴尬地笑了笑,“真好笑啊哈哈哈……”

 

 

黄新淳轻笑一下,低埋下头,额头抵在陆定昊的颈间,“学长,这可不是玩笑啊,是爱的告白呢。”

 

 

“……别闹了,我怎么会被喜欢啊……还是个男人,这太不科学了吧哈哈……”陆定昊不自在地推了推架在鼻梁上那副略显厚重的眼睛。

 

 

黄新淳伸手将陆定昊的眼镜轻轻推起一些,然后吻上陆定昊的唇。

 

 

陆定昊在这一秒愣住了,这是他第一次接吻。虽然也算不上吻,仅仅是嘴唇相碰,但他还是不争气的红了脸颊。窗帘被风吹起,轻轻擦过陆定昊垂在身侧的手臂,仿佛在他心里擦起悸动。

 

 

“学长,还是不要戴眼镜吧。”黄新淳十分认真地说,“接吻的时候有点挡呢。”

 

 

陆定昊听了这话,红了脸支支吾吾地说黄新淳是性骚扰。

 

 

“学长,这可不是性骚扰哦。”黄新淳轻笑一声,唇瓣擦着陆定昊的耳廓轻声道,“这是耍流氓。”

 

 

一切不以开房为最终目的的耍流氓,都只是恋爱的小伎俩。

 

 

 

02

 

 

陆定昊抱着一叠本子朝办公室走,好巧不巧地撞上了迎面走来的黄新淳。还没来得及将本子扶正,就觉得手上的重量减了一半。

 

 

“学长。”面前的少年逆着光对陆定昊笑了,“可不可以教我学习啊?语文老师都要把我头拧下来了。”

 

 

或许是少年笑得过于单纯美好,稍有些不善沟通的陆定昊也让他感染了,认真地想了一会儿之后点头说,“学习的话应该是可以的吧。”

 

 

黄新淳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人经过之后低下头,嘴唇在陆定昊唇上轻碰一下。

 

 

陆定昊愣了两秒之后脸颊迅速地升了温,“你你你别瞎来啊!”

 

 

“这是补课费哦?”

 

 

“不用!”

 

 

“学长你这么热心吗?”

 

 

“让你逼的不可以吗?”

 

 

黄新淳忍俊不禁,但还是把自己的心里话说给陆定昊听了。

 

 

“那学长可不可以被我逼得和我恋爱?”

 

 

“睡觉吧。”

 

 

“嗯?学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那种从牵手开始的恋爱,不是一上来就睡的……”

 

 

陆定昊打断了黄新淳,“我的意思是,梦里啥都有。”

 

 

“学长,你知道我的梦想吗?”

 

 

“嗯?”

 

 

“以前我的梦想是遇见我喜欢的人,”黄新淳停下脚步,盯着陆定昊的眼睛,“现在我希望我喜欢的人可以喜欢我。学长,你可不可以帮我实现我的梦想。”

 

 

陆定昊盯着那双眼睛,想了半晌,“看你努力吧。”

 

 

“那我会竭尽全力的哦。”

 

 

 

03

 

 

“这首诗的话,是陆游为他已忘的妻子所作的,他们之间感情很深厚……”陆定昊说着看了黄新淳一眼,用手里的书在黄新淳头上敲了一下,“你听进去了吗?在想什么啊?”

 

 

“啊不好意思啊,我听进去了,是陆游给他亡妻写的诗是吗?”黄新淳揉了揉被陆定昊敲的地方问。

 

 

“是啊,然后呢?我说什么了?”陆定昊自然是注意到了黄新淳揉头的动作,手轻轻履上那块地方轻轻揉一下,“疼?”

 

 

“没有,不疼。”黄新淳说着轻轻抓住陆定昊的手放在自己心口,“这里比较痛啊,为什么不能喜欢我呢?”

 

 

“你就是满脑子都只有情话才会语文烂得吓人吧。”陆定昊把手抽回来,又翻起黄新淳的成绩单,“也不知道你是诚心的还是故意的,明明其他科都很好,甚至能答政治题答出一篇议论文,但是偏偏连初中语文做的赏析都只拿不到一半的分……作文也和脑子里灌了水写出来的一样,白瞎了你的这手字了。”

 

 

“谁让那些题目的答案完全和我的想法背道而驰嘛……完全找不到一点方向。我找的这个点我觉得挺好啊,结果我们老师居然说我放着明显的不写去挑了细微的没人看得懂,他们不也瞎揣测作者思想吗,我想细点不行哦。”黄新淳伸手拉着陆定昊的手腕不满地嘟囔。

 

 

“这样子好了。”陆定昊笑了,“你应该知道,陆游为他深爱的妻子写过诗吧?还有徐志摩有为林徽因写过诗,如果你这次语文改变一下答题方式,考上一百三的话,我也给你写首诗。”

 

 

黄新淳听了这话来了精神,“这算是答应和我恋爱吗?”

 

 

陆定昊觉得黄新淳现在像极了自己表弟养的那只萨摩耶,可惜黄新淳和那只萨摩耶也差很多,萨摩耶可不会套路人。

 

 

“你猜。”

 

 

黄新淳站起身凑过去吻陆定昊的嘴角,“学长,你偷偷笑的时候好好看。”黄新淳摘掉陆定昊的眼睛,撩起他的刘海与对方额头相贴,“现在,可以接吻吗?”

 

 

“诗还没写,所以不行。”

 

 

黄新淳听到陆定昊的话之后就瘪起了嘴,语气里也带上几分委屈,“哦……”

 

 

算了。

 

 

陆定昊伸手捧住黄新淳的脸颊,在他眉心亲一下,然后在眼角亲了一下,接着亲了一下鼻尖,最后一个吻停在黄新淳脸颊上,“最后一个,等拿到我写的诗再来找我兑换吧,虽然会写很烂就是了。”陆定昊伸出手指在唇上轻点一下笑道。

 

 

“学长你太狡猾了吧,骗我这么喜欢你真的好吗。”黄新淳轻轻地笑着,脸埋进了陆定昊颈间。

 

 

 

04

 

 

“黄新淳你给我看着,这么大的喜欢两个字你看不见?非得找角落里的崇敬?”

 

 

“黄新淳你给我清醒一点,这是写给他老妈的不是给他外婆写的啊!外婆只是一句代过啊,你别想那么多!”

 

 

“黄新淳你是不是瞎了,看见了吗,题干啊!!!”

 

 

陆定昊觉得头疼,都一个月了,黄新淳找答题方向还是在找那种细到几乎是微不可见的点,是找遍几个版本的标答都找不到可是却又真实存在的题点,这要是在平日里讲评练习的时候说出来的确是很新颖没错。

 

 

可是放在大考里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了啊,老师们必须要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批卷,完全是参照了标答进行批改,标答上没有的基本上就直接pass了。

 

 

“黄新淳,我亲你一下你脑子会好使一点吗?”陆定昊经过了几天的深思熟虑之后看着黄新淳的卷子这么问。

 

 

“唔……不知道,没试过。所以,试试?”

 

 

陆定昊轻挑一下眉,垫脚在黄新淳眼皮上亲一下,然后拍了拍他的肩,“加油吧淳淳,学长还等着把诗送给你呢。”

 

 

黄新淳,十七岁的花季少年,觉得自己追求的羞涩学长突然变得比自己还会撩,内心很慌,但是更多的,是属于少年的那份,初次动心的悸动。

 

 

 

05

 

 

“学长,我考了一百三十一分,超额完成任务了。”

 

 

黄新淳炫耀似地朝陆定昊晃了晃手里的那份成绩单。

 

 

陆定昊从黄新淳手里接过成绩单,只略略扫过少年用红色水笔不太细致的画出来的那一行之后嘴角边晕开了一抹笑意,他伸手把口袋里一张叠成方块状的纸条递给了黄新淳。

 

 

黄新淳接过纸条,小心翼翼地展开来,仿佛手里捧着世上最珍贵的宝物那般。

 

 

看完之后黄新淳笑了,“学长,可以接吻了吗?”

 

 

陆定昊又走上前一步,轻轻点头,“我喜欢你,这是告白。然后现在我们是情侣关系了,可以接吻了。”

 

 

黄新淳笑着吻上了陆定昊的唇。

 

 

他的学长真的让他把这辈子所有的心动都花了个干净,还替他实现了两个梦想。

 

 

要不是爱说出来就会掉价,他真的好像每天送他的学长一句我爱你。

 

 

或许陆定昊写给黄新淳的不是一首诗,而是所有的情。长篇大论都无法说清的情,或许寥寥数语也不足表达,但也能把那份年少的心动,说出个三几分吧。


06


那首诗

评论(12)
热度(83)

© 今天阿尹吃到糖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