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阿尹吃到糖了吗

开学跑路,假期回来继续搞芙!!!
✨✨高亮求打开✨✨

这里沐华尹,也是林居安。

喜欢的是可爱的孩子,现在深陷土偶还出不来啦,心里都是陆定昊。

混的圈子神多x
(会偶尔清理尬到爆炸的文,虽然所有都尬)

是个文笔超级差的人,话还特别多的垃圾

希望可以带给你们开心呀!


我拥有成为你们快乐瀑布的资格吗?



好的我知道我有了不用回答我让我蓝瘦了!!!



超级喜欢评论,一点都不高冷只是话废



很高兴遇见你们!

【淳昊】回头是爱(一)

*oooooooooc

*很沙雕的破镜重圆啦x

*我……依旧写的很烂x

*叙述混乱你们装不知道吧x

*别骂我这菜的一批的文笔了ballball

~

00

想要找个爱你的人并不是那么容易,但其实他一直在等你。所以不用去找了,回头看看就好。


01

陆定昊坐在餐厅里,显得有些窘迫。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一句话。

“28岁大龄单身Omega被老妈逼着相亲遇上初恋对象怎么办????在线等,急得很!”

“好久不见了。”相比起陆定昊,坐在他对面的黄新淳倒是显得自然淡定许多。

“嗯,是挺久的了。”陆定昊在黄新淳对着他笑了那一下之后,不知为何也无意识地勾起了嘴角。

后来陆定昊想,自己会笑那一下,大概是因为他心里还有黄新淳。

“上一次见面,似乎就是你和我提分手吧?”黄新淳说得云淡风轻,好似是在谈论今天天气怎么样这样普普通通的话题。

“对啊,都过去好长时间了,你还记得啊。”陆定昊笑得有些尴尬。

“我念旧啊。”黄新淳随口道。

“念旧?我记得你好像从来都不谈旧事的啊。”

“是啊。”黄新淳笑着抿了口茶,“因为那时候,我的旧里都还没你呢,所以不值一提。但是现在有了,自然就天天念着了。”

“怎么?你想和我说土情啊?”陆定昊没忍住笑了出来、

“不是。”

“想认真追你。”

陆定昊握着叉子的手顿住了。

“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认真追你。”

“算了吧。”陆定昊轻笑一下,“高中和你分开了之后,我就没谈过恋爱了,早就不知道怎么去喜欢人了。”

“那我努把力,争取让你再喜欢我一次。”

陆定昊轻叹一口气,黄新淳还是那样,固执得很。

高中的时候和他谈恋爱的黄新淳也是那样子。藏起了温柔,但把他的固执全暴露在自己面前。

“不了。我早过了那个爱做梦的年纪了。随便找个人,将就着过完这辈子就算了。你也别把时间耗在我身上了,找个温柔体贴的Omega把这辈子过了吧。”黄新淳固然是很固执,陆定昊又何尝不是呢。他总是认为没有可能的事就不必费心去做了,就像黄新淳此刻跟他说的话一样,在现在的他看来是毫无意义。

“既然是随便找的话,你看看我怎么样?”黄新淳诚心诚意地抓错陆定昊话里的重点,欠嗖嗖地开了口,“我收入稳定,可以养活自己和你,如果你想的话,还可以养个娃。五官端正,无克夫相。无精神疾病和暴力倾向。情史干干净净不滥情且身体健康。目前为止和别人干过最亲密的事情就是高中和你接过吻在一张床上睡过觉。只和你谈过一次恋爱。况且咱老妈关系也不错,小哥哥,亲上加亲了解一下?”

“你这是故意讨我骂你呢?”

黄新淳知道,一旦陆定昊讲话的语气变化大了,那就是心情大起大落了。不过此时此刻看来,心情没有变得糟糕。

“对啊,我就是欠得很,巴不得你骂我一辈子。”

黄新淳也知道陆定昊不过是刀子嘴豆腐心,只要多说几句陆定昊肯定就会软下来了。

其实他在高中的时候就知道陆定昊是这样子的人,只要他肯在他们那次吵架的时候去哄他几句的话,陆定昊肯定会消了气的。这样,他们也就不用分手。

可是那个时候的黄新淳和现在不同,那时的他还是个少年人,骨子里总带着一份属于少年的嚣张和轻狂,所以他没说一句讨好的话。

哪怕在他们分手之后,他清楚只要道个歉哄几句,陆定昊就会跟他和好也一样。他倔。

那时的黄新淳过于嚣张,他觉得没了陆定昊也总有别人。

现在的黄新淳懂了很多,他觉得没有比陆定昊更好的人。


02

陆定昊有点后悔在他妈问起自己和黄新淳的相亲的时候,他下意识的说了人挺好的。

如果不那样说的话,就不会被打电话催了一个星期让他去和黄新淳见面了。

但是陆定昊更后悔的是,他刚才被催的心烦,头脑一热竟然就这么答应了。

“好啦!我去好不好啦!”一个小时之前陆定昊对着电话有些不耐烦的说。

现在看了好几遍老妈发来的时间地址 陆定昊想起了一句老话,三思而后行。

不过,晚了。

当陆定昊第二次坐在黄新淳对面的时候,他觉得比第一次自然了不少。但还是有一些尴尬。

“陆定昊,你既然还肯来,就是说明你没那么讨厌我吧?”黄新淳轻轻地笑着,“那我真的要开始追你了哦?”

“高中的时候你不也是问我能不能追我。”陆定昊说着想起那个冬天,黄新淳裹了一身羽绒服,盯着他的眼睛,很认真地问他我能不能追你的样子,忍不住笑了,“最后你还不是没理会我的回答。”

那个时候陆定昊就挺玩得开的,但是从来没谈过恋爱,所以只要是涉及喜欢这两个字的事,他便是一无所知的。所以在黄新淳问能不能追他的时候,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下意识说不可以。

那个时候黄新淳也没说话,于是陆定昊就当这事是翻了篇了。

结果第二天一大清早黄新淳就跟拆迁队推墙似的,狂敲他的宿舍门,十分成功的把他吵醒了。于是陆定昊顶着鸡窝头一脸不爽地问他是不是嫌活得太长。

“我都说了要追你,那就得有点实际行动。”黄新淳把手里拎着的一袋早餐递给陆定昊。

“我不是说了不行吗?”

“哦是吗,我没听见,就当你没说过吧。”黄新淳装得挺像,和真的一样。

陆定昊本来是想骂人的,但到底还是不忍心骂。毕竟人也是大清八二早的去排队给他买了早点,总得有点良心。

“那个时候,确实是不太懂情调这东西,就想着只要我不要脸一点,你总会开始喜欢我的。”黄新淳十分自然地说着,仿佛先前那个不要脸的人不是他。

“那你现在问我是干嘛呢?”

“原来是死皮赖脸,现在只是礼貌性地通知你一下。”

“我要追你。”

“很认真地追。”

“想和你过一辈子的那种认真。”

陆定昊看着黄新淳,愣了愣。他觉得黄新淳好像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但他却很熟悉这样的黄新淳。

是和以前一样的温柔和认真。

只不过以前的黄新淳把那份温柔藏在年少的脾气里,现在没有再藏了;而至于那份认真,黄新淳从来没有让除了陆定昊之外的任何人看见,现在是,过去也是。

“那好啊。我看看我会不会也有那种想和你过一辈子的认真。”陆定昊松了口,笑道。

原来高中的时候,陆定昊是有那份认真的,因为那个时候的他还有那些棱棱角角,有那份属于少年人的倔强。但是现在,他不确定自己是否有那样的一份认真,不知道有没有那样的底气,因为他早就不再是少年了,他已经被这个世界磨平了太多的棱角。

不过所幸,黄新淳现在遇到的陆定昊,还没被世界磨平所有的棱角。

“我觉得,你会有的。”黄新淳的手十分自然地履上陆定昊的手,轻轻地拉住,“因为我有足够多的耐心和认真供你考验。”

并且黄新淳很自信,陆定昊心里有一个属于他的位置,哪怕那只是一个小小的角落。不过他足够自信地认为,他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让那个小角落变成一间大房子。

“别太盲目自信了你,很欠打。”陆定昊看了一眼黄新淳拉着他的手,轻轻笑了笑,没有挣开。

“既然我能在那个更欠打的年纪追到那个更暴的你,那么我就有自信可以在这个懂得浪漫的年纪追到现在更加温柔的你。”黄新淳盯着陆定昊的眼睛,笑着这么说道。


03

“黄新淳你要死啊?”陆定昊让黄新淳压在了地板上,伸手扶上后脑勺,有点疼。

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因为老妈一个电话就去接一个喝醉的人,更不该把人挪回家。

“不要死,要陆定昊。”黄新淳耳朵贴在陆定昊胸口,有些含糊不清地小声道。

“我呸。你是要你爸呢?”陆定昊笑着骂道。

“爸。”黄新淳十分直接地喊了一句,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陆定昊让黄新淳这下弄得没了脾气,笑着推了一下他的头,“乖儿子你先起来,爸爸要让你给压死了。”

黄新淳听到陆定昊这么说,放开了搂在陆定昊腰上的手。然后撑着地板坐了起来,手支在陆定昊耳侧,就这么看着他。

陆定昊隐隐看到黄新淳肩颈间好像有一圈印子,忍不住伸手碰了一下,“我以前咬的那个?”

“嗯。”

“真留印了啊……”陆定昊手背轻轻摩挲着那个牙印,呢喃道。

“可不嘛,我疤痕体质。”黄新淳轻轻地笑着,说得有点骄傲。

陆定昊没在说话,他想起了以前的事。

那个时候他和黄新淳刚在一起,两个少年脾气也都挺大。架也吵过,但不是那次闹到分手那么严重。

那次陆定昊也没那么气,但是黄新淳倒为了装有男友力按着他后颈把他往怀里搂,“你气就咬一口呗,咬了别气了。”

陆定昊反而让他这句话气着了,扯着黄新淳的衣领就在他腺体位置啃了一口,还挺用力的,他记得黄新淳那个时候是抽了口凉气的。陆定昊其实是有私心的,当时他们都还没分化,陆定昊朝他腺体那啃一口,是抱着以后他们就算分开了他也要在黄新淳身上留点印的幼稚想法的。

没想到真留下来了。

黄新淳不知道陆定昊在想什么,但是陆定昊没说话,他也就没说,就这么盯着陆定昊看。

不知道是喝高了还是怎么的,黄新淳总觉得陆定昊的眼睛里藏了片海。那是片属于星星的海,有繁星的银光闪烁,也有大海的温柔水波。

“陆定昊。”黄新淳开了口,“你咋这么好看?”

陆定昊听了黄新淳的话,回过神来,忍不住笑了,“我好看关你什么事啊。”

“也对。反正不管你好不好看我都是这么喜欢你。”黄新淳也笑了。

陆定昊还没转过弯来,黄新淳的一个吻就先下来了。

和曾经那种像是打架一样的吻不同,这个吻很轻,很温柔,是小心翼翼的。

通过这个吻从黄新淳嘴里渡过来的酒气甚至让陆定昊觉得,他要醉了。醉在黄新淳的温柔里了。

曾经的黄新淳可没这么温柔,他们两个之间的吻就像是打架似的,没有一点温柔的互啃。于是好好一个吻就成了一场角力。两个人分开之后黄新淳有时还喘着气在他耳边低声道,“操,硬了。”陆定昊也说要帮他解决的,不过黄新淳永远都是去冲凉水澡。陆定昊问起理由的时候,黄新淳带着痞气地笑着,“我怕我太禽兽,当场办了你。”

“陆定昊,我真的太爱你了。”

这句话是黄新淳放开陆定昊的唇之后附在他耳边说的。

这句话黄新淳从高中憋到现在,从高中时候难以启齿的喜欢憋成了现在酒醉后才说得出口的爱。

怎么办,好像开始心动了


陆定昊被黄新淳盯着的时候满脑子就这一个想法。

黄新淳的眼睛就像一潭深水,波澜不惊,但若有哪怕一丝的微风拂过,亦会荡起涟漪。而那丝风,从头到尾,都是陆定昊。所以在别人看来波澜不惊的双眸,陆定昊却总能看到波光粼粼,那是名为情的光。

“黄新淳。”

“我在。”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黄新淳轻笑一声,从陆定昊身上爬起来,在他身侧躺下。

“大概是因为我眼光比较好吧。”

眼光不好,怎么会看上这么好的你呢?

陆定昊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就迅速从地上爬了起来,顺带给了黄新淳一脚。

“起来。你还要躺在这地上多久?冷不死你。”

“有你在心都是暖和的,还真冷不死我。”

“……”

“个臭不要脸的……”陆定昊红着脸转过头,抬起手轻轻掩住脸颊,“赶紧滚去洗洗睡了。”

“睡哪?你床上吗?能搂你不?”

“不能。”

“哦,那就是能睡你床上了呗。”黄新淳说完就跑进了卫生间,对于外边陆定昊在骂他这回事,全装听不见。

评论(5)
热度(107)

© 今天阿尹吃到糖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