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阿尹吃到糖了吗

开学跑路,假期回来继续搞芙!!!
✨✨高亮求打开✨✨

这里沐华尹,也是林居安。

喜欢的是可爱的孩子,现在深陷土偶还出不来啦,心里都是陆定昊。

混的圈子神多x
(会偶尔清理尬到爆炸的文,虽然所有都尬)

是个文笔超级差的人,话还特别多的垃圾

希望可以带给你们开心呀!


我拥有成为你们快乐瀑布的资格吗?



好的我知道我有了不用回答我让我蓝瘦了!!!



超级喜欢评论,一点都不高冷只是话废



很高兴遇见你们!

【淳昊】意外爱情(有长得俊

【淳昊】意外爱情

*oooooooc

*比xxj还xxj文笔

*他们都是天使是我ooc

*没有车的ABO

*有长得俊x





开始打仗了啊。

十六岁的陆定昊和他爹坐在屋里,看着窗外飘落的雪花,转过头看着他爹,“阿爹,都下雪了,我爸他怎么还不回来啊?”

陆定昊他爹摇了摇头。

陆定昊他爸在陆定昊十三岁那年就被军官抓去充人头了。Alpha嘛,不打仗哪说的过去。

陆定昊不懂,因为他爹从来没跟他提过他爸去了哪里,他问起邻居的叔叔阿姨时,他们也只是摇了摇头从未告诉过他他爸究竟去了哪里干了什么还会不会回家。

陆定昊趴在他爹膝头,“阿爹……你又变瘦了……”陆定昊轻轻拉着他爹的手说。

自从陆定昊十三岁那年他爸离家后他爹整天就盯着挂在墙上的全家福出神,茶饭不思。

才那时候陆定昊就知道,他们家大概是变了,他不能再和以前那样没心没肺的了,他得帮他爹的忙了。

陆定昊便学会了做菜,会去报社里帮忙,跟着报社里的编辑学些文化。陆定昊看着他爹一天比一天瘦,竟还生出几根白发,也只能偷偷的心疼他爹。他爹可是出了名美貌的Omega,连邻居家的阿姨都常说他爹读书时有多少人爱慕他爹。

“阿爹……我以后不成家了……我要陪着你。”陆定昊看见他爹眼里隐隐的泪光,开口说道。

陆定昊他爹摇了摇头伸出手抚着陆定昊的头发告诉他,“傻孩子,阿爹要的不是你陪着阿爹,是看着你找个爱你的人和他好好把这辈子过完啊。唉,你前半辈子命不好,生在这么个时候,要是后半辈子命还不好阿爹和你爸都愧对你啊。”边说着眼角滑落一滴眼泪。

“阿爹,现在我爸不在家,我最重要的是照顾好你。你现在身体又不好,我要真成家那不是增加负担吗,等你身体好起来了,我爸回来了再考虑我的事吧。”陆定昊伸手替他爹把眼角的泪水抹去,又偷偷伸出手将自己眼角滚落的泪珠拭去。



今年陆定昊满十八岁,他爹终于告诉他他爸是被抓去充军了。其实陆定昊早就猜的八九不离十了,他爹也知道,但他爹心里明白陆定昊还是希望他爹亲口告诉他。

毕竟陆定昊心里还是存了一丝希望,如果他爸不是被抓去充军的话,那他爸就算这么多年没回家也不会出啥大事吧。但在他爹点头的那一秒,陆定昊就知道,他爸大概是回不来了。

刚刚接受这个事实没多久,陆定昊就分化成了一个Omega。这对陆定昊大概又是一次打击,他爸大概回不来了,他爹身体又一天比一天差,分化成Omega意味着做很多工作都更加困难。

“阿爹,没事的,我还能去报社里帮忙。”陆定昊自己心里明明也早已乱成了一锅粥却还是笑着安慰他爹。

他爹知道陆定昊绝不会妥协,但为了让陆定昊放心些却也点点头。

陆定昊坐在窗台上看着外面的街景,人越来越少了,估计是敌军快打过来了,陆定昊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的十八岁,大概是最惨的十八岁吧,什么事都撞上了,而且净是些不好的事。

陆定昊在跟他阿爹说过之后便出门买菜,却在回家的途中被几个男人截住,这下陆定昊是真怕了,他不知道他们想要干嘛。

“咱军营里全是Alpha,憋的久了,就只能借你们Omega去用用。”其中一人看着陆定昊露出一抹淫笑。

陆定昊是真被吓着了,他抬起腿踢到一人命根子上,便疯了一样地朝家里跑去。

跑进家里后陆定昊便跑到他爹床前,“阿爹,阿爹,咱们走吧……”叫了好几声却都没得到回应,拉起他爹手的那一秒才发现他爹断了气。

“昊儿,阿爹知道活不长了,也不想给你增加负担,你爸又已经死了我便陪他去,以后你记得要活的轻松些”他爹手里攥着一张纸条,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这些字,足可见他爹写字的艰难。

陆定昊趴在他爹床边哭成了泪人,家门却被踹开。

“小崽子跑得倒挺快,踹得也特么挺疼啊。”是刚才那几个男人。

陆定昊知道他已无任何依靠,以前他爹在时他还可以和他爹撒撒娇说说心事。现在他爹走了,他一无所有。

陆定昊站了起来,看着是逃不掉了,于是抹了抹眼泪,“你们可以带我走,但我想先把我阿爹葬了。”

人心都是肉长的,这几个人家里也有父母亲,想着现在有了防备,也不怕陆定昊跑得掉,便同意了。

陆定昊从箱底里翻出一块锦布,这本来是准备给他成家时用的,现在是用不到了。

陆定昊将他阿爹用这锦布包裹好,便将他爹抱起放在院里的板车上,拉到离家不远的小山坡,把他爸的坟挖开,打开棺材把他爹的尸体放进去,“爸……阿爹来陪你了……你们前半辈子没在一块多久,现在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后面几个男人看着这一幕也有些鼻酸,陆定昊却将坟填好之后转过头来,“走吧。”一边走一边哭。

“喂,你们,这个人是谁,你们带他去哪?”一个骑在马背上的人从他们面前经过时问道。

“报告黄将军,他是个Omega。”

这么一说,马背上的人也就知道了,他看着陆定昊抽抽搭搭的样子不知为何竟有些心疼,便对那几个人说道,把这个人给我。

那几个人又哪敢说个不字。

那人便伸出手将陆定昊拉上了马。陆定昊只得窝在他怀里,他看见这人胸前的名牌上写着黄新淳三个字,又抬起头看了一眼这人的脸,发现还挺好看的。

就算要糟蹋也比被刚才那几个歪瓜裂枣的糟蹋了来的好些。



黄新淳把陆定昊带到了自己的房内,将陆定昊放在了床上,看着陆定昊还在抽抽搭搭的便叹了口气问,“究竟是怎么了?这么怕我?”

陆定昊点点头又摇摇头,“我阿爹刚走了……”顿了顿又问道,“你们抓Omega是不是像古代用作军妓那样……?”

黄新淳看着陆定昊红着眼圈样子心里不知怎的有些刺痛,伸出手将陆定昊搂进怀里,“放心吧,我不会把你给他们的,别哭了。”

陆定昊对黄新淳的动作感到惊异,在他怀里点了点头,本应该从黄新淳怀里挣出,却又贪恋着黄新淳怀里的温度不愿离开。

“但是我若要了你,你也要帮我做些事,例如做饭打扫,”黄新淳又贴在陆定昊耳边特别小声的说了一句,“还有那种事。”

陆定昊被黄新淳弄得脸红,却也只得点了点头。刚点完头下巴就被抬起,接着黄新淳就吻上了他的唇。

黄新淳的这个吻很温柔,他轻轻地含住陆定昊的唇瓣,又温柔的将舌头伸入了陆定昊口中,舔弄着陆定昊的牙齿,划过上颚敏感的小沟,惹得陆定昊轻颤,又缠上了陆定昊不安的舌头与他缠绵。

这个吻很温柔却也很绵长。

长到陆定昊已经因为缺氧而有些飘忽,他伸出手搂住了黄新淳的脖子,要不是有黄新淳撑着他,他说不定已经软成一滩水了。

“你……叫什么名字?”黄新淳把脸埋进陆定昊颈间问道。

“陆定昊……”这是陆定昊在因为被黄新淳影响而散发出甜腻的芝麻糊味的信息素前,为数不多在清醒时说出的话。

当夜黄新淳就与陆定昊行了云雨之事,他本以为陆定昊会拒绝,谁知道陆定昊只是一直紧紧搂着他。

黄新淳伸手撩开身旁睡着的陆定昊额前的碎发,想着刚才他问陆定昊为什么不怕时陆定昊笑弯了眼说因为黄新淳待他不坏,而且黄新淳长的好看。

黄新淳无奈的笑笑,就因为待他好长的好看吗。那他应该庆幸吧,毕竟他遇到陆定昊的时间比较早,没有在陆定昊遇到另一个待他好又长的好看的人之后才遇到陆定昊。



“陆定昊。”黄新淳从办公桌前抬起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看书的陆定昊,唤了一声。

“怎么了?”陆定昊抬起头看着黄新淳,轻轻的笑了笑。

“就行告诉你,别老看武侠小说,”黄新淳笑着说完又低下头看向手中文件,“毕竟胎教得温柔些。”

陆定昊愣了两三秒才反应过来,红着脸嗔怪地骂道,“你怎么这么不要脸,以后爱鹭要跟你学坏了我就不让你见她了。”

黄新淳只是笑着说道,“依你。”


陆定昊在黄新淳身边待了也有近两年时间了,已有了三个月的身孕,原来平坦的小腹微微有些隆起,不过胳膊与腿倒与原来一般纤细,黄新淳就经常忧心陆定昊太瘦了,原来还好些,现在有了身孕也不见好,这要是身体垮了可怎么办。

陆定昊见这人丝毫没有认罪的心便也不再白费口舌,只是低下头继续看书。

半晌,陆定昊又抬起头来,“黄新淳……”

“怎么了?”

“我前几天去你们军营里,看见你们抓的Omega里有一个是我从小到大的朋友……可不可以,放了他……?”陆定昊咬着唇犹犹豫豫地说着。

黄新淳笑了笑,“叫什么名字?我看看能不能弄出来。”

陆定昊听了黄新淳的话,顿时两眼放光,“尤长靖,叫尤长靖。”

“哦?尤长靖?他好像已经被林彦俊弄走了。”黄新淳想起林彦俊前几天一直跟自己念叨他找到想要找的Omega了,好像就是叫尤长靖,他当时还吐槽了一下这个名字。

“啊?林彦俊不会欺负他吧?是喜欢他的吧?会对他好的吧?”陆定昊急得接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黄新淳无奈的笑笑,“你以为林彦俊就只是玩玩而已吗?你别看他那样子,倒是痴情得很。说不定咱孩子会打酱油了人孩子也就会吃糖了。”

陆定昊听到黄新淳这话,又有些羞。真是,怎么张口闭口就都是孩子了,他是一点不羞,倒害得自己脸红了。



陆定昊怀胎已经九个月了,算算日子孩子也快出生了。

黄新淳却拉着陆定昊的手告诉他,“我有些事要处理,你先去之前买的房子那好吗?”

陆定昊有些委屈地问着为什么。

黄新淳只是轻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告诉他听话。“尤长靖会和你一起去,你们到了之后我处理完这些事就去找你们。”

陆定昊的额头靠着黄新淳肩头,拉紧了黄新淳的衣角,“那你答应我,一定要平平安安的来找我好不好?”

黄新淳伸手就陆定昊的脑袋按进怀里应着好。

陆定昊攥紧了黄新淳胸前的衣料小声地嘤泣着。黄新淳只是将他搂的更紧。

第二天陆定昊便和尤长靖搭上了火车。

“新淳,你一定要好好的,我会等着你的。”陆定昊上火车前拉着黄新淳的手,眼里含着泪光。

“知道了,你也好好的,乖乖的等着我。”黄新淳笑着说。

直到火车开动了,走远了,林彦俊才拍了黄新淳一把,“别看了。”

“你说我说好会去找他这件事会不会食言?”黄新淳苦笑一下说道。

“别想那么多。”

刚出火车站,黄新淳和林彦俊就被几个人拿枪抵上了太阳穴。

黄新淳举起手的时候朝林彦俊递了个眼神,“看吧,我说什么。”

林彦俊只是耸了耸肩。

敌军其实前几天就打到了这里,不然林彦俊和黄新淳也不会急吼吼地让陆定昊和尤长靖走了。

敌军先是把他们押进了牢里说是要调查清楚他们做过的所有事情之后再定夺究竟如何裁决。

这一调查就查了三年。

陆定昊抱着孩子坐着床上,“尤长靖,你说他们会不会真把我们忘了?”

尤长靖还没说话,陆定昊怀里的孩子就抬起头,盯着陆定昊,“阿爹,他们是谁啊?你和长靖叔叔天天都在说,他们到底是谁呀?”

陆定昊叹了口气,尤长靖就伸出手揉了揉孩子的头,“爱鹭乖啊,先去和恋悠玩会儿好不好?”说完便将坐在自己腿上的孩子放下。

黄爱鹭见他们不想说便不再追问,从陆定昊怀里爬了出来跳下了床。

黄爱鹭,黄爱陆。这是黄新淳给孩子取的名字。

林恋悠,林恋尤。这是林彦俊替孩子取的名字。

看着两个小姑娘蹦蹦跳跳地跑出了房间,尤长靖拉起了陆定昊的手,“不会的,放心吧,他们一定会来的。”

陆定昊握了握尤长靖的手,点了点头。



这边黄新淳和林彦俊受到的裁决是死刑。

临刑的前一夜,林彦俊托人买了些酒,和黄新淳喝了几杯。

“咱还答应要去找他们呢。”

“现在去不了了唉。”

“爱鹭现在应该三岁了,应该会打酱油了吧恋悠也有两岁半了吧?”

“如果没算错的话恋悠现在应该是两岁零五个月,不到半吧。”林彦俊说着又灌下一杯酒。

这边两人还伤感呢,倒有一人打开了牢房的门,“你们两个别叹了,赶紧走吧。”

两人定睛一看,是当初军营里的小孩黄明昊。

两人对视一笑,已经沦落到要个小孩来救自己了。

两人跟着黄明昊走出牢房,好奇为何一路上一个人都没有。

“我买通了看守,换了咱们以前抓的俩死刑犯把你们调包了。”

黄明昊把他们带到火车站,指着一列火车,“你们赶紧上去。”

两人问了一句去哪。

“去你们最想去的地方。”



不出所料的,果然是去了陆定昊和尤长靖在的地方。

林彦俊在镇上找到了尤长靖,控制不住冲上去一把将尤长靖搂进了怀里,“我好想你。”

在被林彦俊搂住的那一秒,尤长靖的眼泪便淌了下来,他紧紧抱着林彦俊,“我等你等得快要疯了。”

旁边的林恋悠看着尤长靖激动的样子,便猜出了林彦俊的身份,“你是我爸爸吗?”

林彦俊听到林恋悠的声音,放开尤长靖蹲了下来,“对啊,我是你的爸爸林彦俊。”

在林彦俊走进镇上的时候黄新淳就与林彦俊分开,他知道陆定昊在哪里。

黄新淳走到一处山坡,看见了坐在花丛中的陆定昊和黄爱鹭,他走过去,在陆定昊身后驻足,蹲下来从后面将陆定昊搂住,“我来找你了。”

陆定昊在被搂着的那一秒有些发懵,在听到黄新淳的声音之后激动的转过了头,在看到黄新淳的那一秒他的泪腺崩溃,伸出手紧紧地抱住黄新淳,“干嘛让我等这么久啊!知不知道我超级想你啊!”

“抱歉。所以现在我来了。”黄新淳伸手抚着陆定昊的后脑,轻轻拍打着怀里人的背。

黄爱鹭伸出手轻轻扯了扯陆定昊的衣角,“阿爹,他是谁啊?”

陆定昊伸出手抹了一把眼泪,“爱鹭啊,他是你爸。”

黄爱鹭听见陆定昊这么说,露出几颗门牙对着黄新淳笑笑,“爸。”

黄新淳笑着伸出手轻抚黄爱鹭的头发。



“黄爱鹭!你把我的娃娃放下还给我!”林恋悠踮着脚去够被黄爱鹭高高举起的洋娃娃却始终差一点,然而黄爱鹭手都没有伸直。

“那你说你喜欢我我就给你。”黄爱鹭抵着林恋悠的头顶笑着说。

“我不要啦!你快点还给我!”

“陆定昊,你家爱鹭又在欺负我家恋悠,你不管管吗?”尤长靖和陆定昊坐在小院里看着两个八九岁的小姑娘胡闹。

“管什么啊,我们不都是意外爱情吗?说不定她们也是意外爱情呢?”陆定昊喝了一口芝麻糊笑着说。

尤长靖看了一眼在厨房里为他们做菜煮饭的两位前军官,“诶也是啦。”



想写的其实是那种,就是waf的感觉和那种因为看上一个人行使私权把人带回家的军官。带回去以后那个人在哭,只能无奈安慰,然后还是那什么了。接着日久生情,军官却被抓了,就只能等着。看见爱人以后就一直愣着,被孩子扯了扯衣角才反应过来。

最后的⑧是为了点题来着x

辣鸡文笔,还望不喷。

评论(1)
热度(208)

© 今天阿尹吃到糖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